明天一定會來臨

河南鄭州拍著電影《明天是否來臨》

天天都在醫院裏

而我除了睡覺洗澡外

醫院的病服從來不脫下

拍攝這段時間

幾乎沒有辦法思考任何人事物

 

原本是一個幹練獨立的女士室內設計師

忽然一夜之間身體不能動彈

然後夢魘的病痛開始不斷以各種形式及疼痛襲擊的生命

 

 

從二十歲到三十六歲這十六年

接受了化療、幹細胞移植

曾經高燒昏迷二十多天、也曾想從高樓上跳下去

進入一個這樣的角色

每天在疼痛與儀器中渡過

每滴眼淚、每次奮起都是

 

 

感謝神在此刻給我一個這棒的角色

提醒了我現在擁有的多難得

曾經失去的多愚昧

泡完澡我總是睡不好

醫院的消毒水味、儀器的動聲、心跳儀的聲音、白色的牆壁

都讓我深深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與偉大

 

 

故事其實並不感傷

這個角色從不屈服

知道然死亡是最後的界限

麼她不管以任何形式活下來都是勝利

可愛的家人

弟弟他放棄學校、夢想

姊姊為她離婚、離開那個逃走的男人

父母從不埋怨

 

 

別以這是故事所以寫的美好

事實上這是一個

正的總是在片場看著我哭卻在微笑

 

那天我終於問

有想過

想過甚

明天是否來臨,像片名那樣。

明天一定會來臨的

?我看著

又很堅定的說了一次

明天一定會來臨的。

 

 

祝福每一個在生命的關頭患難的人們,明天一定會來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